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香港管家婆37844开将结果 >

150万头!野猪在各地频繁“闯祸”为什么我国对它“蹑手蹑脚”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22-01-08 08:14 点击数:

  野猪在我国局部地区已呈泛滥态势,这并非危言耸听。资料显示,目前栖息在各地的野猪数量突破了150万头,其中陕西、河南、四川、江苏、安徽更是野猪肆虐的重灾区。以江苏南京为例,下山的野猪或单独、或结伴闯入超市、学校、便利店、楼道,撞击门窗、汽车,掀翻垃圾桶,肆意破坏。南京警方平均每月接到十余起野猪闹事的报警电话,如今处理野猪问题已经成为日常工作的一部分。

  野猪最大危害无疑是对农作物的破坏。河南栾川县每年被野猪光顾、侵扰的农田超过6000亩,其中1/2的农作物常常是颗粒无收。无独有偶,浙江缙云县三溪乡拥有3000亩优质水田,竟有900亩被野猪折腾得不成样子。遭受野猪破坏最严重的还要算双川镇,该镇总共才2700亩农田,竟有2000亩农田被野猪特殊照顾,要么产量大减,要么白种了一年粮。

  除了破坏庄稼外,野猪伤人、扰民事件也屡屡发生。2021年5月份河北省石家庄井陉县天长镇核桃园村突然出现一头高度达到成人腰部的野猪,野猪先是在村庄里四处觅食、闲逛,而后接连冲撞了3位村民,其中受伤最严重的是一位86岁的老人,清晨5点在菜园摘菜时被蹿出来的野猪撞翻在地。次月一头野猪悄悄钻入南京栖霞区迈皋桥老街的一栋楼房,顺着楼道跑到三楼,对着屋门一顿顶撞,最后被赶来的警察麻醉后才消停下来。

  野猪在个别区域俨然已成为“祸患”,为何国家不采取措施?难道真让野猪这样肆虐下去?

  实际上野猪在我国局部呈泛滥态势也不过是最近30、40年的事情。建国初期,我国人口数量急速膨胀,可开垦的农田压根养活不了那么多数人,所以在50、60年代全国各地掀起一股围湖造田、伐木开垦的热潮。野猪赖以生存的栖息地不断被挤压,被迫下山啃食农作物,第一次人与野猪的大战自此打响。

  山下农民为消灭野猪纷纷拿起枪械、锄头,或把野猪驱赶到陷阱处,或使用猎枪偷袭,被俘获的野猪大都成了农民的果腹之物。问题是猎杀野猪的势头并非随着野猪数量大幅减少而停止,反而成了部分人的一种乐趣。等到80末山林的野猪已经极少见,2000年我国正式将野猪纳入“三有保护动物”。三有保护动物指的是有益的,或具有经济价值、科研价值的陆生野生动物,任何人不得捕获、猎杀,否则将受到法律制裁。

  自此野猪数量开启了快速增长模式。野猪在我国野外基本是处在食物链塔尖位置,不存在天敌,而且食性杂、不挑食,小到植物茎叶、瓜果蔬菜、玉米、水稻,大到蜥蜴、蛙类、飞禽个个来者不拒。更关键的是,野猪繁殖能力强劲,一次能生下8-12只幼崽,在野猪近乎疯狂的照顾下绝大多数幼崽能长至成年。所以短短5、6年后在个别林地就有大批量野猪出现,比如浙江早在2006年便有条件的猎杀野猪已经减少野猪带来的损失。

  事实情况是,猎杀野猪进展并不理想,且复杂多样。先说野猪,野猪天生性情暴躁,尤其是 发情和繁育后代时期,几只野猪在以前就敢围攻老虎和熊。鼻子是野猪的秘密武器,通过能嗅到藏在地下5、6米的食物,能撅起、顶碰上百斤的物体。更厉害的是,野猪喜欢打滚,泥沙与毛发混合在一起后变得坚硬无比,像是披了一层能抵抗强力击打的铠甲,这无疑为猎杀野猪创造了难度。

  再说猎杀野猪。目前我国多地猎杀野猪采用配额制,如果该地没有申请配额意味着不能猎杀一只。这时野猪三有保护动物的身份反而成了它的“保护伞”,大摇大摆、成群结队下山冲进庄稼地,农民除了驱赶外别无他法。

  组建猎杀野猪的专业队伍是目前控制野猪一种较为流行的方法,实际运行中却问题多多。围捕野猪对参与者的身体素质、围捕技巧要求较高,比如遇到一头3、4百斤的野猪,单是獠牙就有10几公分,如果短时间不能将其击毙很可能遭到反击,稍有不慎就被野猪伤害。

  以江西婺源县振飞狩猎社为例,该社是最早一批成立的专业围捕野猪的团队,每年都要损失到十几只猎犬,最高时甚至超过几十只。在围捕过程中队员受伤可谓家常便饭,有时是被野猪伤害,有时是跌打摔碰,异常艰苦,为此许多围捕团体往往存在人员不足的情况。结果像江西九江类似地方,每年有2200头野猪捕杀指标,却从未完成。

  不可否认的是,我国对捕杀野猪极为谨慎。部分野猪味道香醇有嚼劲,一旦允许普通人猎杀,很可能造成野猪再次濒危,所以很多情况下猎杀野猪比较节制。问题是每年都有成千上万亩农作物遭受野猪蹂躏,如何处理野猪和人的关系,考验着专家和民众的智慧。

关闭窗口